传销之“痛”| 听听这些“组织内”成员的真实想法吧

 

传销组织中的成员互称“家人”,彼此之间称兄道弟,日日嘘寒问暖,定期聚会吃饭,一时之间仿佛海内皆兄弟,天涯若比邻。但是他们以“至亲、至爱、至友”三条线发展自己的下线,让下线人员纷纷购买披着各种正规外套的“产品”,更有甚者在互联网上的婚恋交友网站发展下线目标。误入其中的人,面对的可能是伤钱、伤心、伤人甚至是丢掉宝贵的生命。

 

2020年6月,东城分局破获一起百人传销大案。经审理,依法刑事拘留犯罪嫌疑人19名,遣返100名,彻底铲除这一社会毒瘤。在取得成绩的同时,一些细节部分需要与读者分享,以期获得警示和启发。

 

口头的家人,冷酷的内心

 

一份分享材料来自传销组织的“小头目”,自称“乐荣妹”,接受审讯时,乐荣妹打扮入时,举止得体,看起来非常有风度。不但对组织传销的行为不避讳,对最下游那些处于传销链条最底层人员的态度十分耐人寻味。

 

乐荣妹在整个审讯过程中都十分淡定,表情唯一有变化的时刻,是在她提及自己“投资”的十三万余元打了水漂,本钱都收不回。乐荣妹的下线有50余人,其中不乏一些经济上相当困难的人群,更有甚者把家里的土地卖掉来买传销的“产品”,民警问乐荣妹她们发展的有些底层成员把自己的身家都绑定在她们口中必然赚钱的项目上,因为打了水漂现在已经痛不欲生时,她的脸上并无波澜。在笔者进一步追问下,乐荣妹不以为然的说出:“这些人的心理素质不好怎么能怪我,心理素质不好就不要出来赚钱,那些跳楼的,抑郁的只能怪自己。”漠然的表情印在她娇美的脸上。这些她们平日里称为家人、看似情谊无比深厚的人的性命在她口中一文不值。乐荣妹最终受到了法律的制裁,而那些为了所谓的“国家扶持项目”倾家荡产、抛弃妻子的人却无力回天。

 

虚假的爱情,赤裸的控制

 

另一份分享材料来自被该传销团队控制人身自由后,成功逃脱时被打的刘女士。

 

笔者见到刘女士时,她头戴一顶鸭舌帽,口中抽着烟,眼神落寞。

 

刘女士寡居三年,儿女已经各自成家。十分渴求家人陪伴与关怀的她在婚恋网站上结识了何某,何某以成功独居男士身份发布信息,称自己是军人出身,独身多年,在乡政府停薪留职,有车有房,一子已在内蒙安家,目前做小买卖,需要一个伴侣一起打理生意,共度余生。照片上何某长相端正斯文,刘女士十分中意。后来何某便主动通过微信聊天软件,与刘女士互加好友,随即热情邀请刘女士来到三门峡市。

刘女士在征得子女同意后,便抱着相互了解的想法买了火车票,一下火车站,刘女士就见到心心念念的何某在出站口等着他,接待热情,关怀无微不至。当刘女士问及何某的土特产店时对方说在做直销,第二天到何某住的地方后,刘女士非常惊诧:怎么那么多人?!彼此寒暄过后有个男孩儿开始给刘女士讲课,刘女士当下就觉得不对,但出于自身安全考虑,她并不敢声张,晚上睡在大通铺上的她辗转难眠:自己一心一意地想找个伴侣,怎么就变成了这样子。所幸何某并未“没收”她的手机,刘女士想用手机报警,但她发现总有人紧跟着她,她所接的每一通电话、发的每一条信息,都被紧紧盯着。

 

苦苦熬到第四天,刘女士终于找到了可以逃脱的机会,已经来到火车站进站口的她想到自己为了爱情跑来见何某,结果却被拉进传销窝点的遭遇,内心十分不平,随即打电话对何某进行了质问,谁知何某正在附近,领了三个人冲了过来,对她的口鼻处就是一拳。幸好周围群众及时报警,何某等人听闻作鸟兽散。

 

心灰意冷的刘女士捂着红肿的口鼻悲愤地说:“每天说着脸不红,心不跳的谎言从事这失去良知的行业!感情都是假的,一切目的是金钱,是发展下线!”

 

愿那些已经陷入传销的人员仔细想想:这样的“领导”,如此的“队友”,能带您共同走上“成功”的道路吗?

防骗网是一个公益性网站,收集防骗案例,QQ一键登录后发布受骗经历,问答栏目排忧解难。。。共同努力让骗子消失!促和谐社会。
防骗网 » 传销之“痛”| 听听这些“组织内”成员的真实想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