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深陷传销被洗脑,男友哭求解救!记者卧底联合警方端老巢

只用投资2900元

就能挣上百万!

你相信吗?

很多人肯定不信

但有些人被传销窝点洗脑后

不仅变得深信不疑

反而宁可抛却亲情和爱情

男子阿兵求助《都市报道》称

女友深陷传销窝点且执迷不悔

希望记者能够将她解救

都市记者卧底传销组织二十多天

推出重磅暗访调查——揭秘传销洗脑骗局!

01 女友被骗传销 小伙请求救援

 

今年7月份,阿兵的女友让他来到三门峡,声称一起创业。可到了之后阿兵发现,女友所说的行业很可能就是传销。

 

阿兵跟女友认识七八年了,感情一直很好,直到女友来到三门峡后,就很少跟他联系,阿兵认为女友已经被洗脑了。

 

为了挽救女友,无奈之下,阿兵交了2900块钱入门费,加入了这个组织,打算寻找合适时机再带女友离开。然而当阿兵进入传销窝点一个月后发现,女友投了八九万块钱,现在已经是传销组织的主任级别了。

 

与此同时,女友一直给阿兵洗脑,让他投钱好好干,等挣到大钱,两人就回老家结婚。眼看女友越陷越深,阿兵这才联系都市记者,想通过记者帮助,联系警方把这个传销组织全部打掉。

 

目前,阿兵的女友已被传销头目换到其他窝点,具体位置不得而知。

02“双簧戏”上映 接近传销组织

阿兵告诉记者,这个传销组织来自全国各地,人数很多,为了帮他救出女友,记者决定以阿兵朋友的身份,卧底传销窝点。为了防止引起怀疑,记者和阿兵准备演一场戏。

8月21日中午12点,收到阿兵的邀约,记者来到了三门峡。按照惯例,传销组织还会安排另外一人一起前来,但那个人临时有事,只好让阿兵单独出来接人。

 

三门峡高铁站流动人口众多,记者担心传销组织成员会在周围暗中盯梢。在听从阿兵安排后,记者跟他打的来到了三门峡黄河公园。其实,记者当天走的路线,全部由前一天传销组织成员提前安排,每个新加入的成员都是这样,这也是传销第一步套路,先让你玩,放松你的警惕。

 

下午五点,传销组织的一个小头目给阿兵发来信息,他们将安排一名女孩儿发展记者。男孩儿过来,女孩儿接,女孩儿过来,男孩儿接。这也是传销组织的一个惯用手法:首次见面啥也不谈,就是相互认识,增加好感。

 

黄丽,贵州六盘水人,她告诉记者,自己在三门峡开了几家美容院,生意很不错,这几年挣了不少钱,明天想邀请记者过去参观。吃过晚饭,在回酒店的路上,黄丽一直在收发信息。后来,阿兵告诉记者,记者和黄丽说的每一句话,她都会向上面汇报,再听从领导安排进行下一步工作。

03打入传销第一课 来听洗脑套路

8月23日上午,记者跟随黄丽和阿兵,来到三门峡市城郊会兴村,传销窝点藏在一个两层半的小楼里。

 

 

这名东北女孩是这个窝点的寝室领导,也是传销组织一个小头目,窝点里所有成员每天的活儿都由她安排。

 

午饭时间到了,饭桌上十个人,来自全国各地。今天的伙食不错,一个荤菜,一个素菜。阿兵告诉记者,他们平时很少吃肉,只有新人来,才能改善伙食。

 

 

终于进入主题了,要拉记者入伙!下午两点半,黄丽带着记者,来到了他们的会场。在这个小房间里,聚集了二十多名传销人员,他们说的生意介绍会,其实就是传销洗脑课,用他们专业的话来讲,叫制度课。

 

小投资,大事业,这2900元投进去,按照中年男子的算法,将来可以得到上百万元。

 

当然,想挣到这么多钱,还是有前提的,首先就是要拉人进来,每个人需要拉两个人,进来的门槛就是要交一套产品的价钱2900元,然后下面两个人再去拉人头,一级一级往上升,最终成为经理后,才能拿到这些钱。五级三晋制,是传销团伙的晋升渠道,按他们所说,级别越高,拿的钱越多。

 

这种模式到底是不是传销呢?无论记者怎么追问,黄丽一直没有正面回答。

 

然而,据记者了解,这个团伙自称是北京长寿保健品有限公司,通过直销模式,以打着对外出售“长寿一号”产品为幌子,一套2900元,通过发展人员缴纳费用取得加入公司资格,然后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以发展人员数量计算报酬。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之一规定,这种销售模式与传销行为如出一辙。经过记者调查发现,该团伙声称做经理级别才会看到产品,但其实,他们根本没有产品。

 

随后,记者向北京长寿保健品有限公司电话求证,他们公司根本没有这套产品,更没有这样的销售模式,跟这个团伙没有任何关系。

视频加载中,请稍候… 

自动播放 

 

play女子深陷传销被洗脑 男友哭求解救 记者卧底联合警方端老巢

 

play女子深陷传销被洗脑 男友哭求解救 记者卧底联合警方端老巢

 

play女子深陷传销被洗脑 男友哭求解救 记者卧底联合警方端老巢

向前 向后 

04卧底多日 终见传销头目

8月24日早上8点,记者跟随阿兵再次来到传销窝点。午饭时间,寝室领导回来了。谈话间,记者了解到,一位中年大叔竟是寝室领导的父亲。半年前,他从东北来到河南,跟着女儿加入这个组织,现在他对这个行业深信不疑。

 

看记者还有疑问,寝室领导就安排黄丽,在窝点又上了一次洗脑课。当天晚上,记者就住在了传销窝点。晚上十点准时熄灯,房间里降温的电器,只有一台小风扇。

 

记者在传销窝点一直住了近20天,每天都是反复接受洗脑,内容都差不多。听课时,记者发现传销领导们都会提到一个人——廖友全,号称廖总,是这个组织里面的重要领导。

 

为了见到廖总,记者称自己喜欢钓鱼,想去廖总那儿转转,寝室领导向上级反映后,竟然很快同意了。在三门峡市交口乡,记者来到传销领导的鱼塘,见到了神秘人物廖总。

 

这个鱼塘很大,进出人员也很多,来这里钓鱼的人,很多都是传销行业的中层领导。见到记者,廖总开始讲他进入行业的经历。

要想干行业,必须学会说谎,这是廖总的“成功”秘籍。接下来,廉总的一句话,不知是否能让深陷传销的人幡然醒悟呢?

05打掉传销窝点 阿兵女友获救

通过近一个月调查,记者找到了八个传销窝点,每个窝点十人左右,加上传销领导共近百人。记者调查发现,传销基层人员都属于受害者,每人缴纳了一套到十五套不等的产品份数,价格在2900元到43500元,涉案金额达到数百万元。随后,记者将这些情况反映给了三门峡市公安局东城分局。

 

9月29日晚上10点,记者跟随民警查抄窝点,首先来到了阿兵女友的住处。看到我们到来,阿兵女友很生气,拒不配合。

 

我们只好让阿兵女友先冷静下来,再带她离开。随后记者再次来到位于会兴村的窝点,除了三个人,其他人得到消息全跑了。而最初带记者进入窝点的黄丽,我们也想劝她回家,但她中毒太深。

 

这个传销组织的成员大都来自外省,云贵川、江西、浙江,还有东北等……在另一个卧室,民警找到了传销人员学习的资料,这些资料就是为了给新人洗脑。

 

而阿兵的女友被民警带到派出所后,最初态度仍然很强硬。经过两个多小时的讲解,她才开始明白,自己干的就是传销。

 

卧底传销20天,记者接触到的,都是处于最底层的传销人员,他们被反复洗脑后,不仅钱被骗光,还要再去骗亲戚朋友。时间一长,即使他们将来能醒悟过来,但这种伤害无论对自己,对家人都难以弥补。我们希望各位不要再相信这些发财梦,任何一种拉人头,高回报的都是传销!

写在最后:11月初,节目中这些所谓的老总、寝室领导、讲课的老师等等人员,全部被三门峡公安以涉嫌组织领导传销罪抓获,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当中,相信等待他们的一定是法律的严惩。

防骗网是一个公益性网站,收集防骗案例,QQ一键登录后发布受骗经历,问答栏目排忧解难。。。共同努力让骗子消失!促和谐社会。
防骗网 » 女子深陷传销被洗脑,男友哭求解救!记者卧底联合警方端老巢